我的菲菲菲利普变成了鹦鹦鹦鹉!

barlyle 巴纳姆(性格上有ooc)&菲利普 超简易的名称⬆️
一发完 幼儿园文笔慎看⚠️
--
“我找不到他,哪也找不到!”
安看着面前焦头烂额快要急得哭出来的男人无力扶额,这个男人大早起的已经在她面前整整晃悠了半个多钟头,整整浪费了安的半个多钟头宝贵练习时间———距今天第一场演出开始还要两个半小时,时间看上去富裕,但她还有别的重要事情要去做比如必不可少的营养早餐。
可是却被用来和她那位关键时候掉链子的马戏团团长P.T.巴纳姆一起找他的小男友/?
练功房里的大家也没闲着当然也是在......
“小矮子!你要是再踩到我新换的戏服今天就让女孩们(马)骑着你出来!”
“挪开你恶心的脸胡子都掉出来了!”
“啊啊啊啊你的肚子啊不棉花掉了……”
“我的上帝啊亲爱的团长您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这就和当地最近的疯人院联系。”
我们一向和蔼可亲的让人敬爱的团长巴纳姆先生在出动我们所有人牺牲各自宝贵的练舞时间来找人。
巴纳姆趴在窗台上上看了看楼下看传单的人们。
菲利普.卡里
他的小甜心一夜之间消失了。
难道是昨晚的荤话说的有些过头了?巴纳姆四十五度偏头仰望天...花板脑内浮现出他动不动就耍脾气的小情人在床上喘得厉害的模样,下面不自主的又紧了紧。
画重点,“动不动就耍脾气”,可是有点过了吧?昨晚明明说了今天早起要买好吃的来着怎么能不吃饭就走了呢?/苦脸
想着他顺着楼梯缝看了看楼下像往常一样给大家准备的一大桌早餐,特别是挨着团长的那桌的。
呃?
还看见了个偷吃的家伙?
巴纳姆刚开始还以为是汤姆的恶作剧,后来发现不对劲,手指怎么是绿的?
悄悄下了几个台阶才发现是一只不知哪里飞来的鸟儿,准确来说是只鹦鹉。
巴纳姆按耐住本能产生的像当年拉拢菲利普那样“把它(他)收进马戏团来表演”的想法慢慢靠近,大大大长腿一迈伸出手就抓了过去。
没抓住噫。
巴纳姆无奈的看着小家伙张开绿色的精灵般的翅膀啪啦啪啦飞远了,正打算转移视线继续找人不过———
“傻〇!傻〇!傻〇巴纳姆!”小家伙扑腾着翅膀还丢下这么一句。
巴纳姆竖起耳朵一听好家伙没逮着你就不错了你还敢骂我?!
不行不行,伟大的马戏团团长P.T.巴纳姆怎能容忍被一只傻鸟骂的奇耻大辱!
哼!巴纳姆生气了!
“伙计们!今天晚上有肉吃了!”巴纳姆窜了出去。
“我们没吃过肉是怎么的?”Lettie挠了挠扎的脖子有些痒的胡子奇怪的看着“疯掉的”某人。
--
大概是今天有风还是逆着吹的,那只鹦鹉飞的不怎么高。结果还是被巴纳姆半路上捡来的鸡笼扣住了。
戏服的领结带着几粒连着的扣子不知道跑哪去了,领口被颠得一点一点地敞开,不过还好有里面的衬衫。
“我让你跑!小坏蛋。跟我走吧!”巴纳姆可算抓到这只可怜的鹦鹉了,哭笑不得地看着它拿小爪爪狠劲地捣笼子。
“哦,哦,哦,我们镇上最可可可敬的马戏团团长P.T.巴纳姆先生,现在正衣冠不整的在街头捉鸡?”
James.Gordon.Bennett,他扶了扶眼镜,打心底有点不太相信眼前这脏兮兮的画面。
“不是捉鸡是捉鸟哦!看!一只鹦鹉。”巴纳姆还笑嘻嘻地提了提被封上的破笼子摇晃摇晃。
然后James拿起笔来一字一句的记在了小本本上:P.T.巴纳姆喜欢吃野生动物。
野生动物/?
--
“傻〇!”
“傻〇巴纳姆!”
“P.T.巴纳姆!狼心狗肺!混蛋!”
“......”巴纳姆偏着脑袋看着掌心里的小东西,啄着自己的手却不是很疼,嘴里还一刻不停的骂着自己。
它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巴纳姆翻了翻脑内人名单并没有什么可用的线索:在他认识的人中没有人有养鸟的习惯。
爱吃的倒是有。
换个方向继续偏着头。这几句骂人的话大概只有菲利普.卡里对自己说过吧?除此之外就没有说过什么更过分的了……emmm这几句还不过分吗?
“是什么惹你这么生气呢?美丽的小姐?”
巴纳姆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华丽的鸟羽。这和普通的鸟儿甚至是别的家养鹦鹉有着很大大大的区别,但是看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绿色的小脑袋耷拉下来,斜着眼看着团长不再叫唤。
“?”
“瞎子!巴纳姆瞎子!”
“不是女人!不是女孩子!”
“瞎子!”
鹦鹉突然大叫着扑上去,要去啄那人的脸。不过却被对方同样突然伸出的手臂拦住了,情急之下只好的伸出爪子抓住袖子站了上去。
“那你是雄鸟喽?这么聪明的鸟儿还是第一次见呢。”
“要不要加入我们?”
小家伙哆嗦了一下,看见对面的男人眼里闪烁着光芒,那种感觉却难以言喻。
这让菲利普想起了好几年前被他拉进马戏团的那天。
没错!我们智慧英俊可爱帅气的真.菲利普.卡里就是这只鹦鹉!一觉醒来感觉自己飘飘然然后就......
“P.T.巴纳姆!”
“看好了你个瞎子!”
“菲利普!菲利普!”
“菲利普?!哪呢?你也认识他吗?你看见他在哪了吗?”巴纳姆急忙回头,看见的只是手忙脚乱布置舞台的Lettie等人。
“妈妈麻麻嘛嘛么瞎子!喔啊啊啊啊啊啊!”菲利普急得扑腾着翅膀要跳起来,可关键时候就是发不出“我 My”的音。
不过好在巴纳姆及时反应过来,扭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上站着的小家伙,然而竟然接受了这个设定。
“菲利普?我的小甜心!一大早你都要把我们急死了!还以为你生我气了...诶你是不是生我气了甜心...”
“闭嘴闭嘴!”
“谁是你甜心!///”
“害羞了!菲利普真的是你!”要不是体型过小,巴纳姆一定给他个超级无敌.团长独家.必杀.熊抱。
经过一番回忆和解释,马戏团里的大家也都了解了这一混乱的情况。
那么问题来了。
今天的表演怎么办呢?
突然巴纳姆一拍手掌,吓了菲利普一跳。
“啊傻了啊真是,这样不是更有趣吗?!”
--
于是,当灯光聚在舞台中央,我们的团长P.T.巴纳姆先生像以往每次表演一样突然出现在了灯光下,每次都是不一样的出场方式,这点很吸引人。
不过起码来说人没变,但是这次,观众们发现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那个年轻帅气又可爱还比团长矮/划掉 的小伙子呢?不是应该像往常一样从空中一处每次表演都会变的地方荡下来落在团长怀里/没有 然后开始唱歌balabala......
这让台下的妇(腐)女们有点好奇呢/搓手手
不过,巴纳姆的肩上多了一只可爱的小家伙。那只绿茸茸的鹦鹉-菲利普.卡里利用临时排练的表演填补了观众内心缺的那块,渐渐把少一位人的事暂时抛在了脑后。
--
“临时调整了一下,演出还算成功,可以继续维持。不愧是团长!”Lettie理了理裙摆,透过幕布看了看,带着巴纳姆所形容的“真实的”笑容的人们一个接一个的退场,有的还依依不舍的往这边看,还在讨论着什么。也许对于今天的表演有些意外吧。
“谢谢,我可爱的女士。”巴纳姆礼貌的回敬,同样看了看幕布外面,满意的笑了笑。
众人纷纷回去休息,只剩下团长与累的竟然睡着了的鸟。
“合作”愉快,我的甜心。
巴纳姆摸了摸今早现补的戏服,偏头想了想什么,最后还是离开了。
--
然后第二天菲利普.卡里就恢复了原貌,可喜可贺。
他的屁股又回到了不得安宁的日子里。











文笔超弱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写完我自己都要哭了……😭前两天晚上蹦出的脑洞.....只能以这种垃圾文风交代出来了……
啊汤姆就是电影里的侏儒人啦,大拇指汤姆,因为找不到演员表里哪个是他的名字就只好用介个啦。Lettie是胡子女士,James是剧评家对对对就是黑团长的那个人。文中人名因为查找和翻译怕出错等问题不能在英汉上达成统一实在是抱歉///!但愿能看出来哪个是人名啦。
看着哪里写的诡异的可以私下告诉我我一定会改的!初次写这么受欢迎的cp文有点把持不住自己啊啊啊啊😛













评论(2)

热度(52)

© L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