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a

雪舞
专注各种冷门儿玩意儿

贤贤贤席安脑洞cp

脑洞体轻喷谢谢。
啊你真的要往下看啊。
别。
很渣很渣(捂脸
啊你真的要看啊
好吧
准备好了么……
啊就是

席尔瓦。很小很小的时候生活在很普通很普通的中下层家庭里,家里的收入很不稳定,但起码能保证每天能吃上点什么。
席尔瓦儿时还是个比较外向开朗的小男孩,而且干活时也总是尽力抽空去读读书什么的(鬼信)。父母也很爱他,一家子过得还算愉快。
只是命运之神脑神经一蹦偏要搞个支离破碎。
父亲讨债的时候被人活活群殴打死了。也不知为什么,母亲一声不吭,跪在地上看着尸体愣是一滴泪也挤不出来。
她不敢相信。
包括哆哆嗦嗦跪在角落里的小席尔瓦。
昨天还和家人其乐融融的一块吃饭,有说有笑。
可今天面对的是一副没有灵魂的装饰物般的躯体。
席尔瓦抹了一把也不知有没有的泪水,疯了似的跑出了这现在让他厌恶至极的房子,跑去了他的朋友、他的死党、他唯一的依靠的家。
安东。
同样是一个生活在不是很富裕的家里的男孩,基本上不太爱说话。
他不是哑巴,只是没了双亲之时受了太大的刺激。个人的精神上也有了巨大的改变,思想及其消极。
但没有闯下什么大乱。
为什么?
因为席尔瓦。他预感着这家伙以后和自己脱不了关系。
在那之后安东就一个人生活,无忧无虑,将自己照顾的很好。
只是没人知道他背地里在干什么。
席尔瓦呢,一次在野地里被野狗追的披头散发,而安东一个西班牙火腿给它踹走了。
从此以后席尔瓦就声称着有安东给他撑腰(虽然没经本人同意)在当地各个大街小巷称了霸王。
回到现在。
“Anton!!!Anton!我知道!我知道你....那感觉很难受对不对?!对不对!我....”
席尔瓦冲进院内疯狂的摇着安东的肩膀,他的大脑一片混乱,说话也开始断断续续语无伦次。
“我....我...我们一样了,对么?我们同病相怜?对了!”
席尔瓦跟着邻居的孩子们说过几句外语,一激动不知蹦的哪门子语言。
安东拍下他的手,不知从何问起,对方一进门就把自己摇的一摊浆糊,现在还没反应过来。
安东和席尔瓦生活在美国,但安东出生在西班牙。
安东早上就听说了席尔瓦父亲的事。
“你的心情我明白。但是我们是两码事。”
席尔瓦哪有心思听,泪水迟迟才来,一股脑的冲出墙垒。
席尔瓦哭得稀里哗啦。这么多年头一次。
安东任由他在自己怀里闹。把他抱出了院内。
他们去了镇子边上的野地-----他们初遇的那里。
河水静静地从岸上的两人前面流过,比以往明显缓了些许,仿佛提什么在难过。
风吹过。诉说着回忆。
鸟飞过。吟唱着爱情。
叶飘过。想念着寂静。
安东看见席尔瓦哭完睡着了,盯着那人长长的睫毛看了一会儿。
安东无聊的在心里拼写着两人的名字。
安东又哼了一会儿歌
【Some days l barely hold on】
【When life drags me down,l wanna let go】
【But when my spirit is weak】
【You come to my aid】
【And strengthen my soul】*
......
随后安东看见一只野兔从对岸看着自己,又蹦哒走了。
日落时分。
席尔瓦醒了。
看见眼前余晖下的美景哆嗦了一下以为没醒梦然后本能的闭上眼。
然后又睁开了,暗自嘲笑自己的愚蠢。
这番美景怎能错过呵。
而且他也在。
“你知道么,我做梦了!我梦见....我梦见我被泥鳅(狗)追的那会!”
“我知道,你还打我着。”
“噫?”
...
“Silva.”
“?”
“害怕么?”
“...当然...不。”
“你都挺过来了,我害怕什么”
席尔瓦努力的笑了起来,看着安东。
安东没说什么,起身回家。
席尔瓦赶忙跑到前面,生怕安东跑偏离开自己。
太阳早就追着彩霞下了山,身后落下满天银泪般的星。
一颗流星。
安东看着流星划破长空,心里不知怎的有些不适。
然后低头的那一刻,他看见一辆车。
一辆大卡车。
向着路上还未察觉的席尔瓦。
安东脑中瞬时嗡的一声,箭步冲了过去。
流星不见了。
车也停住了。
从那日以后,席尔瓦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些天带给他的刺激一次又一次。
父亲去世
母亲离家
安东也抛弃了他
席尔瓦怀疑安东是怎么一个人活过来的。
毕竟两人的爷爷奶奶什么的都没有。
席尔瓦每天都在街上走啊走啊...
他不再是那个什么狗屁阳光的男孩。
他变了。
变得彻彻底底的。
他开始复仇。
他杀掉了所有阻碍过自己的人,包括使他失去一切的人们。
他一次次躲过人们的追捕。
相传他靠着吃人肉,喝人血,啃人骨生存了下来。
在这过程中,也算是体验了安东的生活吧。
一年年过去,席尔瓦就像游戏一样,靠着各种手法为自己过的小日子升级,也就这样长大了。
他甚至比以前更加富裕。
他在这些年里,也认识到了更多的和自己处境相同的人。席尔瓦在远离喧嚣的山脚下收拾了一座前任主人的庄园,他收了那些人做自己的手下,彼此之间除了合作关系,也亲密的像兄弟一样。
没有人反抗。
谁不想到最后有个安定点的归宿呢?
席尔瓦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过去了的时候。
他见到了一只猫。
一只很眼熟的猫。

的梗。


*Owl city和Britt Nicoel的【You are not alone】
我最喜欢的英文歌。

感觉剧情十分狗血啊各位。
别打我。
跟盆友觉得他们俩很配的......每天都在瞎凑cp。





评论(2)
热度(5)

© Lisa | Powered by LOFTER